当前位置: 雏笔绘梦>

父亲与茶

发布时间:2018-03-16 11:07:16  |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  作者:吴杨会  |  责任编辑:刘先平

 

父亲喝茶的时候总喜欢独自坐在一边,不让人打扰。其实,他喝茶不应该叫“喝”,叫“品”才对。他每次品茶直至眼睛眯成一道缝,眉头锁作一个“川”字,方肯罢休。

父亲与茶已经共度了六十多个春秋。

也许是熏陶渐染,我也爱上了喝茶。每每心情郁闷之时,便学着父亲的样子,泡上一杯茶,一个人慢慢地“品”。回想起尤今在《饮料与人生》中所说:“少年不更事爱汽水,青年多爱咖啡,中年以后多爱茶。”如今,对生活再也没有不切实际的憧憬,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寸光阴,我才明白父亲为何那般爱茶。茶不是酒,酒是可以共斟的,茶却不容人喧哗,否则便了无茶味,更谈不上茶趣了。茶,淡淡的,苦涩中夹杂着一丝清凉,正如人生。

父亲一生总与坎坷相伴。他3岁时死了父亲,家中光景便一日不如一日。祖母36岁寡居,抚养着3个孩子。父亲8岁便与叔父一起抬水,12岁耕田打柴,小学没毕业便退学回家与祖母一起挣工分,26岁才成家。后来,他拼命劳作以养妻儿老小。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未能深造的遗憾,他哪怕四处举债也要送我读书。

遗憾的是,我高考失利,仅仅考上师专,深恨自己不争气。父亲却笑着对我说:“读师专也好,将来教书吃口稳饭,日不晒雨不淋……”多年后,我才终于从父亲那番话中读到了他对生活的见解:平凡的生活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师专毕业后,我努力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再后来翻修老屋,尽力赡养双亲。翻修老屋那年,父亲陪着木匠、瓦匠劳作,我多次阻止,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如今想来,那真是辛苦的一年。

老去的父亲日渐消瘦,咳嗽不止,去医院检查的结果竟得到了“肺癌晚期”的噩耗。刹那间,我泪眼婆娑,却不能让父亲看到,正如父亲当年绝不让我知道他举债多少一样。“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正应到我身上。我的老父亲,从未亏欠过儿子,独独这次却给我出了道毕生无法解答的难题。医生建议保守治疗,我极力瞒住父亲,说医生开了中药,坚持服用一段时间就会慢慢好起来。

此后,纵然我四处求医问药,家人精心护理,父亲还是没能抗过癌症的折磨,痰干气净之后,在疼痛中驾鹤西去……

父亲给了我一生的幸福,我却善待他不足10年。每每回到老家,每每从父亲的坟头经过,我总感到心酸和愧疚。父亲就像一杯茶,散发给儿子的是清香,自己却满浸着苦涩;父亲就是一杯茶,他的一生让儿子慢慢饮尽。

(作者单位系湖南省慈利县庄塌中学)

 

责任编辑: 刘先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