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活力园丁>

寻找校园最美劳动者(下)

发布时间:2018-05-01 16:18:22  |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  作者:佚名  |  责任编辑:佟静

 


专家型的司炉工秦红斌


平凡中坚守的保安爷爷王立奇。4月26日,下午放学后,王立奇与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4月28日,中午放学后,王立奇带领学生乘坐班车。


博士园的宿管嬢嬢何淑珍


获终身成就奖的“菁菁堂主”陈乔奇(图左)和李长富(图右)


追求极致30年的水电工宓自农


实验室的“万能钥匙”郑东平


深山里的厨工教练郑仲武

专家型的司炉工

朱慧花 本报记者 柯进

2017年,华北电力大学冬季供暖每平方米天然气消耗量仅为5.77立方米,远低于北京市的平均能耗。这与该校能源与维修中心运行班班长秦红斌的贡献分不开。

2004年进入华北电力大学后勤服务集团工作以来,秦红斌由当初对能源与维修工作完全陌生的农民工,成长为精通业务的设备运行专家。这些年,他先后考取了司炉操作证、管道工中级职称、低压电工证等,而且,不管是设备的一个微小变化,还是电机发出的一丝异响,他都能用眼睛和耳朵准确找到“病因”。

他管理着学校锅炉、中央空调、学生洗浴中心、太阳能开水房的运行,每天早上7:30上班,晚上11:30下班。“14年来,他没请过假,在锅炉房度过了14个除夕夜!”秦红斌的坚守,华北电力大学后勤管理处处长白海看在眼里。

白海讲述了几年前的一个故事。那时,还是燃煤供暖。秦红斌在一次锅炉维修中从梯子上摔下来,导致左臂骨折。时值冬季供暖关键时期,锅炉房人手紧张,秦红斌没有请假休息,第二天就吊着打石膏的左胳膊在锅炉房开铲车。现在,每逢阴雨天,他的左胳膊就会疼。妻子心疼地说:“他的胳膊比天气预报还准!”

司炉工的工作很枯燥,需要盯着控制系统、定期巡逻、打扫卫生、养护设备,但秦红斌却日复一日地和锅炉、空调为伴,用心琢磨怎样用最少的能耗达到最好的效果。

这几年,雾霾频发,警示人们要节能减排,保卫绿水蓝天。“我们是一线工人,是离节能减排最近的人,一定要尽自己最大力量为节能减排作贡献。”秦红斌说。他主动请教专家、查阅相关专业书籍,结合自己10多年摸索的经验,创新出一套切实可行的锅炉操作方案。据统计,该校单位面积的能耗实现了逐年下降:2016年较2015年能耗下降5个百分点,2017年较2016年能耗下降11个百分点。

校园节水也是秦红斌关注的一个重要方面。经过多年摸索,秦红斌研究出一套成熟的烟气冷凝水回收方案,回收后的冷凝水经过处理再用于锅炉补水,每年可节约自来水近2900吨。

该校能源维修中心主任罗保全说:“秦师傅对工作十分认真,就像自己家过日子一样,能耗稍微高点,他就着急,想方设法降低能耗。”

在华北电力大学,秦红斌成了同事们常常提起的“名人”。年轻同事孙津山说:“秦师傅用一颗匠心守护全校两万师生的冷暖,守护着整个校园的春夏秋冬。他是我学习的榜样!”

平凡中坚守的保安爷爷

董金洋 摄影报道

年过半百的王立奇,是江苏省盱眙县河桥中心小学的一名普通保安。质朴的笑容是他的名片,也许是和孩子们待在一起久了,人显得很年轻。

王立奇曾当过代课教师,微薄的工资很多都悄悄补贴给村里家庭贫困的孩子。在那个岗位上,他与孩子们相伴5000多个日日夜夜,成为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

随着年龄渐长,王立奇转为河桥中心小学保安。他恪尽职守,指挥交通、安全巡视、检查各种体育器械和消防设施的安全隐患,与同事们一起为孩子们筑起一道安全屏障,赢得师生和家长的认可。

王立奇从未忘记帮助家庭贫困的孩子们。山区留守儿童多,每周吃住在学校的学生不少,每天陪伴孩子们跑步、做游戏、写作业、练字,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寒来暑往30年,王立奇在平凡中坚守,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在孩子们眼里,“王爷爷”始终是他们的守护者。

博士园的宿管嬢嬢

本报记者 胡航宇 通讯员 郑劲松 张洪菁

“五一”前夕,西南大学后勤集团办公室接到一个来自黑龙江的电话,来电者自称是以前住在学校博士园的毕业生,因为手机故障,通讯录里很多电话丢失了,打这通电话只是想要宿舍管理员何淑珍的联系方式。“毕业3年了,也没回来看过何阿姨,想趁着过节给她打个电话,挺想她的。”电话那头说。

每年的三八节、五一节、端午节、中秋节等节日,何淑珍都会接到很多这样的电话。对此,她很开心也很骄傲——她用心陪伴过的学生没有忘记自己!这也是何淑珍数十年保持高昂工作热情的“秘方”。

何淑珍在西南大学学生宿舍服务中心工作13年,她凭着一股子“重庆嬢嬢”特有的泼辣和真诚赢得了学生的爱戴与尊重。

2014年,学校宿管中心把她调到楠园13舍给博士生们当管理员。很多老员工都觉得这个工作难度很大:“博士可不好管呐,人家是做大事的,还能要求人家按时归寝、晚归登记、不用违规电器?”

何淑珍不怕难。她先花了半个月时间记住了博士园里的每个学生,包括他们的专业、家庭情况等。每次宿舍里的人进出路过值班室,她都会笑着叫出对方的名字,交代一些近期需要注意的事项。她十分理解博士生学业的压力,在作息时间上给了他们较大自由,要晚归的学生只需要提前给她打个招呼,回来得再晚,只要小声在值班室窗外叫两声门,或者拨打值班室电话,她就会立刻起来开门,没有一句怨言。

何淑珍外号“何大胆”,她逮大蛇的事迹在博士园里一直流传。

博士园一面靠山,生态环境良好,夏天偶有蛇类会爬过“边界”进入博士园,这个时候,“何大胆”就会冲上去,准确地掐住蛇的七寸,然后用麻布口袋一套,几分钟就解决了问题。博士生们笑着说:“自从有了‘何大胆’,增加不少安全感!”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们远离父母来求学,宿管阿姨细心照料我们的生活起居,真的令人感动,何阿姨就是我们身边的‘妈妈’!”一名毕业生在写给后勤集团的信中这样说。

何淑珍日常对博士生们的关心不胜枚举。有位博士生摔伤了脚行动不便,她连着给他煮了一个月饭菜,并按时送到寝室;有的博士生压力大,心情不好,她就陪他闲聊、散心、开导、鼓励,陪他熬过了论文写作和毕业答辩的时期……

“要给学生服好务,都是为了学生好。”这是何淑珍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学生们也念着她的好,常常会有已经毕业的学生从天南海北给她送来问候和小礼物,每当这时,她就很骄傲:“其实真没想过他们会记得我,都跟自己孩子一样,只要在我跟前的时候平平安安,毕业过后一切顺利,早点成家立业,我就开心了。”

西南大学党委书记舒立春说,宿管阿姨、门卫、保安、清洁工等服务人员,每天和学生接触的时间比教师还多,其言行也影响着学生。他们是最美的劳动者,也是不上讲坛的“教师”。

获终身成就奖的“菁菁堂主”

本报记者 董少校

杨振宁、李政道、谭盾、尚长荣、李宗盛、李开复……诸多名家曾在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菁菁堂作报告或演出。然而,让礼堂管理员陈乔奇(图左)和李长富(图右)印象更深刻的却是校园歌手大赛、迎新晚会、毕业生晚会这样的学生活动。因为,帮助学生实现舞台梦,在他们看来是更有成就感的事情。

落成于1994年的菁菁堂是一座设施完备的综合性礼堂,当初有1800多个座位,陈乔奇是来这里工作的第一批职工,次年李长富加入。他们都在这座礼堂工作了23年,直到去年秋天和今年春天分别退休,如今又同时被返聘。

陈乔奇长期担任菁菁堂负责人,也管音响;李长富主要负责灯光。这对“搭档”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陈经理和李师傅,有时还被昵称为菁菁堂“堂主”。很长时间他们是菁菁堂仅有的两名正式工作人员,撑起礼堂的运转。只要有人在这里装台、排练或表演,他们就不能回家。

“那么多贵重的舞台设备,不能出一点儿差错。”陈乔奇说。对两人来说,加班是家常便饭。陈乔奇拿出一叠工作记录,留下菁菁堂若干年的运行轨迹。2006年4月上旬,正值学校110周年校庆,前一周每天装台平均达15个小时,4月8日举办校庆大会及晚会,次日凌晨3时才结束;4月9日白天拆台,10日举办学生演出至晚上9时。两个人全程陪同参与。这一年,菁菁堂共举办演出37场、会议报告30场、电影6场、录像3场、装台排练119场、转播世界杯30场,单人加班累计达587个小时……而这,是两人工作的常态。

学生团队带着演出方案来到菁菁堂,陈乔奇和李长富会指出难以实现的地方,又会尽可能地帮他们营造演出效果。学生举办“天堂之夜”主题迎新晚会,他们帮着做出桥、树、塔,灯光打上去,呈现浪漫的梦幻效果。

面对一张2002年毕业生晚会照片,两位管理员仿佛回到了演出现场。陈乔奇回忆:“学生想要水池,我们就用台阶围起四周,再铺上防水布;灯箱是李长富安装的,校徽模型是我用泡沫板挖的。”

他们觉得,帮助学生实现更好的舞台效果,是一件“蛮有劲儿”的事。

在学校第10届校园歌手大赛演出时,正在调音响、打灯光的陈乔奇和李长富突然被“抓”到舞台上,学生们给他们颁发了“艺术终身成就奖”的证书和奖杯,两位管理员成为全场的焦点,等待他们的是全场热烈的掌声。

李长富腼腆地说:“平时在空舞台上走多少次都不稀奇,那次面对2000名观众,还是头一回,心里很激动。”回想起这一幕,陈乔奇也感慨万分,“事先是完全没想到,体会到一种满足感。你真心帮人家,人家会记得你。”

4月9日是李长富的生日,陈乔奇张罗了一桌饭,纪念老搭档退休。他们对菁菁堂感情太深,想用退休返聘的机会再多干一些。陈乔奇说:“坚守是一种情怀,虽然我们已过服务期,但是不忘初心,永远停留在服务区。”

追求极致30年的水电工

本报记者 蒋亦丰 通讯员 徐镭

“2017年度中国教育节能最美工匠奖!”做了30多年水电工,宓自农没想到年近六旬拿到了一个国家级奖励。

1987年,宓自农踏入浙江财经大学后勤服务中心大门。“高校后勤服务如同机器中的零件,承载着学校平稳运行的重任。我们水电工要的就是认真做事、刻苦耐劳的精神。”宓自农道出了30年前的初心。

这不是一句空话。2017年9月,第十三届全国学生运动会游泳赛事在浙江财经大学举办。比赛在即,宓自农每晚都会前往游泳馆查看。一天,宓自农踱步于馆中时,蓦然察觉到灯光有一丝闪烁,这一刹那的闪烁让他心头猛地一惊。多年从事后勤工作的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如果比赛中出现断电,场馆内的供电设备在线路切换时存在两秒时差,也就是说,整个游泳馆将会陷入整整两秒黑暗!

“比赛转播过程中,两秒的‘黑屏’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此时距大学组比赛的举行只有不到3天了,宓自农当即召集团队,用最快的速度排查问题。接下来的3天对宓自农来说就如同3年一般漫长,他和队友们对方案的每个细节反复检查,可行性一刻得不到验证,心中的大石便一刻不能放下。

9月9日晚上10时,游泳馆灯火通明,宓自农团队所有人都紧盯着游泳馆顶部的照明装置,神情庄重严肃。忽然,馆内灯光一闪、瞬间复亮,线路切换成功!宓自农长长出了一口气,第二天的比赛,终于可以安心了。

“只有多看、多想,才能发现问题。”宓自农时常这样告诫自己。闲暇时,他总会行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细心观察。一次路过教学楼时,宓自农发现一间仅有数名学生自习的教室打开了所有吊灯。经过调查,他发现这样的现象并不是个例,不少学生喜欢去人少的教室自习,学校教学楼几乎所有教室都灯火通明。宓自农意识到,如果这一现象得不到改善,学校将为“空教室”付出巨大的电耗代价。

一个偶然的契机,宓自农想到可以通过灯光智能控制提高到座率来实现教室节约用电。经过反复试验,宓自农为教室安装了可以控制光源的智能电灯,间接性地促使学生尽量集中在一个教室学习。后来,学校给近百个教室的电灯全都装上“感应器”,实现了教学区域的灯光智能化管理,能耗减少了40%至50%。

为了有效利用学校山坡的灌溉用水,宓自农还“自学成才”,设计了一套校园水循环灌溉系统。该系统投入不到两年,为学校节约了两万多立方米自来水。

谈及工匠精神,宓自农把“舒”字一分为二:“舍、予,即舍得、给予。后勤工作者应把奉献和给予立于首位,只有舍得付出,才能换来自身精神上的舒适。”

实验室有个“万能钥匙”

本报记者 柯进 通讯员 陈艳红

“老郑在吗?教学九楼的电子显示屏坏了,你能帮忙看看吗?”“老郑,我称体重的电子秤坏了。”“老郑,系里的投影仪出问题了,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在北华航天工业学院教师工作群里,“老郑”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每天这样的留言都会刷屏。

在北华航天工业学院,“万能钥匙老郑”几乎无人不识,只要是与电有关的东西出了问题,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老郑。然而老郑并不是学校的维修工,而是电子与控制工程学院实验课的教师郑东平。

“说万能有点儿夸张,不过是比别人对电了解得多一点儿,动手实践的能力强一些罢了。”郑东平谦虚中稍带点儿自豪。

“我觉得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服务学校师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自1996年到北华航天工业学院工作以来,郑东平不但用专业知识义务服务大家,还指导学生成立了专门的科技服务超市,以科技服务为产品,服务校内外有需求的人。

“有一次,学校的电子屏坏了,找了好几次厂家,总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后来,我们找到老郑。老郑和他的学生团队修了一下。结果,修好后电子屏用了一年,没再出毛病。”该校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说。

2013年成立的大学生科技服务超市是有着25人的团队,团队成员都是爱好科技创新的学生。郑东平记得,第一个服务对象就是本校的一名教师——他的手机出了问题,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科技服务超市。为了这“第一单生意”,学生们找专业书籍、上专业论坛查找资料、反复拆装……3天后手机修好了,“这名教师特别满意,也让我和学生们高兴了很久”。

“科技服务超市虽然是一个创业团队,但除了维修所用的基本元器件材料费用外,其他项目很少收费,主要是做服务。”团队成员、大三学生尚子游介绍,在科技服务超市团队里,“只要是在项目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找郑老师,郑老师一定有办法!”

“当初发起成立大学生科技服务超市,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服务师生,二是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郑东平说,“在书本上学到的知识,和实践有一定的差距。所以,通过这样的形式,学生们能更多地了解社会,并融入社会。”

如今,在北华航天工业学院,“郑东平”这个名字因为不被人常叫,辨识度远不如大家习惯称呼的“万能的老郑”。因此,郑东平索性把自己微信名改成了“万能的老郑”。

深山里的厨工教练

本报记者 施剑松 通讯员 赵长顺 吴青友

“防守!防守!”“再大胆点!突破!”……指挥声、口哨声,响彻在京郊深山里的一块篮球场上。

这里是北京市密云区不老屯镇中心小学,带着学生们紧张训练的教练叫郑仲武,是学校食堂的一名厨师。

女篮教练是郑仲武的兼职。可就是这位“厨工教练”,去年带着这所深山小学的孩子们拿到了密云区中小学生小学组女子篮球赛的冠军!

每天清晨6点,宿舍楼下肯定会听到郑仲武清脆的哨声,不一会儿就是队员们急促的下楼声。

夏天,黎明方晓,远处的云峰山静静矗立,山峰间学校的篮球场上汗流浃背的老师和女篮队员,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冬天,天还没亮,山间清冷的操场上,教练和队员只是天地间的一道道剪影。

不老屯地处北京密云深山区,女篮姑娘大多为留守儿童,缺乏自信。是郑仲武的篮球队,把大家拧成了一个互相配合、互相信任、团结协作的整体。

2017年3月11日,当终场哨响起,刚从球场上下来的女孩们,把郑仲武团团抱住,泪流不止。所有孩子都记得,备战期的每个周末、节假日,白发苍苍的郑老师会亲自开车去各村把队员们一个个接到学校,又在训练结束后把队员们一个个送回家;所有孩子都知道,为了不耽误食堂的工作,郑老师每天都要提前做好早饭的准备工作,他做女篮教练以来,从未耽误一次晨练。

2017年11月,不老屯镇中心小学女篮代表密云区参加北京市小学生篮球冠军赛,获得第三名。2017年12月,学校女篮征战密云区小学女篮赛又获得亚军。

郑仲武和篮球改变了这群留守女孩的命运。球队核心张雨桐、高颖新被城里中学的教练看中,密云二中、北京体校等多所学校向她们伸出了橄榄枝,这也给低年级球员带来了巨大鼓舞。

“我担任女篮教练,源于自己对篮球运动的喜爱与梦想,源于对教育事业的那份责任,更源于学生那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郑仲武说,“我就是要做厨工里最好的教练。”

仿佛是在和时间赛跑,即将退休的郑仲武,在自己的“业余时间”里,用坚守为大山深处的留守女童,撑开了那扇改变命运的大门。

 

责任编辑: 佟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