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雏笔绘梦>

舌头下的开封

发布时间:2018-07-22 23:03:13  |  来源:中国网  |  作者:陈鹏旭   |  责任编辑:佟静

       开封,六朝古都,12世纪时世界最繁华的都市,曾坐拥百万人口。但黄河屡次泛滥,城市多次被毁,留给后人可供溯源的除抢救出的文物,古城墙及一些断壁残垣外,似乎是所剩无几了。
       但唯独吃这个东西可作例外,故民以食为天。历朝历代,不论城市是荒废还是兴起,人们是否因天灾人祸被迫迁徙,永不变的却是那坚强的血肉之躯——一具具硬朗的舌头,它们已将一切都寄托在味蕾之中,幸而也成为我这现代人得以溯源的借蒂。
       在开封的三日,全凭一张舌头,让我领悟了许多,在此添上三篇文章予以记叙。

 
          糖炒番薯泥


       黄河鲤鱼,灌汤包,这类名词对全国人来说早已便耳熟能详,且在各大街小巷餐馆的告示牌上也屡见不鲜了。因为这两道菜背后代表了河南人的骄傲,更寄托了宋人对饮食方面的高瞻远瞩,真正的体现了匠人精神。但今却偏不在意这两道耳熟能详的,且让我说说另一道菜——糖炒番薯泥,却又是如何体现这匠人精神的。
       入口微烫,轻轻一抿却极其丝滑,润如膏,味甜而毫无腻人之处,从入口时的温暖解馋至完全咽下时的一身舒坦,仿佛是在吃完一个热糖人后又饮下一杯绿豆沙。
       而能得到这般感受,全都得归咎于以下繁琐的工序了。 
       将番薯切块,放入竹笼中蒸熟,待其松软后用刀剁成泥;番薯泥和大油一并下锅(此地一并称猪油为“大油”),然后进行翻炒,这是整个工序中最难的一步。不但要控制好火候,且关键要保证大油和番薯的完美融合,即油既不能过多,直接浸出番薯,又不可太少,要让其形成膏状,需恰到好处;最后放入白糖,调好甜味,整个工序才算完结。
       从这道菜便可看出河南人在烹饪上是多费了心思,巧妙的将大油加入到番薯泥的制作之中,得而使其既丝滑又能甜而不腻。
       在来河南途中,机场安检时却碰到这样的一幕:一男青年带了大包的花椒面,想必其是想将家乡调料带到漂泊的异地所用,却不幸被安检人员给扣下了。在规范之外不免为工作人员没能通情达理而叹息。
       仔细一想,安检人员这一看似循规蹈矩的做法却是在亵渎一门艺术和男青年家乡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历史啊!


             僻静小巷的柳暗花明


      同行的干爹多次与我强调道:“你看这河南,不管走到哪里,就是挖出点儿土也是有历史的啊!”

      这句话在来开封的第二天早上便得到了验证。

      一大早开封的老张就领着我们吃早餐——喝当地的羊肉汤。可是一下车,才发觉他把我们领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子来。本以为是老张带错了地方,但往巷子里纵深几步却硬是看到了一个卖羊汤的小馆。
       店铺坐落于小巷的一旁,面积很小,门上挂的牌匾也残缺不全,依稀可以看出写的是“孙记羊肉汤”几个字。若不是老张的指引,是绝对寻不到此处的。
      但千万不要因环境而有所偏见,当你拿到瓷碗大口饮汤时才会真正领略到什么是现实中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味道确凿是鲜得很,但可惜的是我也是词穷得很,没有良好的修辞来形容它。可以这样说,这种鲜是最纯正且不加任何修饰的,即既没有葱花等佐料使原汤失之本味,更妙的是,羊肉本身的膻味也被完全除掉了。
       实话说,就羊汤的鲜度而言,前门东来顺熬的那锅羊汤是无法与此媲美的。
       早些年,曾听说过一些不利于河南人民且带有一定歧视性的言论,而今借羊汤馆这一例我正可以为河南同胞们打抱不平了。
       我却要告诉你,今天在这小巷里我所见到的河南人是如何的耿直。且不说一碗羊汤十元的价格本身是多么的便宜,而店家所给予的份量也是丰盛得很,一碗羊汤里竟一半都是肉!此外店家还为羊汤附赠了馍饼。如这样都还能说河南人不厚道,那真的是强词夺理,无中生有了!
      在重庆的弹子石,也有类似的“柳暗花明”之处,坐落于一旧居民区之中,专注于卖卤牛肉。但不同的是,价格贵的要命,一斤牛肉就要九十五块钱。
      仔细想想,再与开封羊汤馆的例子作比较,却发觉弹子石这家店铺的做法与重庆人民本身的性格是多么不吻合了。


               老张吃出了宋人的精神


       旧时常说:“人行千里,吃四方饭,”特指一个人有能耐,本事,在哪儿都能立足。
       而我们在河南开封认识的这位朋友,却是一位能够真正吃“四方饭”的奇人——老张这人可是将整个开封城都吃了个遍!
       当他在车站接我们时,便发现此人有别于常人的不同之处了。
       高大,魁梧,两颊丰硕而饱满,再配上一对圆润大耳,一对弯弯的眉毛,以及一具略挺的肚皮,这番样子果然不同一般。
       特别是当其笑时,对这一形象的展示可以说是达到了尽态极妍。
       喝了点儿酒后,老张脸色变得微红,高兴之余眉毛往下一坠,双颊一咧——这才是所谓的笑逐颜开呀。仔细一想,这像是尊活弥勒,只欠袒胸露乳罢了。
      而对于一位这么有福气的人,能够将这方圆二十五里的开封城都吃个遍,也是理所应当了。
      在开封待了三天,老张却照顾我们吃得“千奇百态”。
      一早喝羊汤,中午下饺子馆,品完汤包,驴肉火烧后又逛夜市,尝了青果团……像老张这样的精挑细选,活像一门艺术!把我们的肚子照顾得服服帖帖不说,更是让人能够大饱一番眼福。
      你看,所有的食物,不管什么颜色的,或大或小的,不同做法的,全都给尽收眼底了。这不禁让我想起清明上河图上所现的那番盛景。一个坐拥百万人口的大都市,商业贸易如此繁华,汇聚了出产于全国各地的商品,食品和服装都种类繁多,琳琅满目。
       而老张,仿佛是在让时光穿越,真让我们在千年后重寻东京了。
      羊汤馆那天,正当我们端着瓷碗大口喝汤并沉醉于其鲜美时,老张竟突然不辞而别,驱车离去了。只见他过了半晌才回来,但手上多提了一袋大饼,兴匆匆地向我们走来,咧嘴露出那弥勒样笑道:“这是刚从回民区买来的馍馍,可泡在羊汤里吃,嘿——这羊汤馆送的馍馍嚼着恁是没得韧劲!”
      老张刚才的不辞而别是为了特地到几里外购买能与羊汤最好搭配的馍馍的。
      信不信,要是这活弥勒也多会些诗词,却真是要与那千年前的苏子瞻一较高下呢!



                                                          作者系重庆实验外国语学校初2018级14班陈鹏旭

                                                                                      指导老师 唐媛霜

责任编辑: 佟静

相关文章